• Dennis Yueh-Yeh Li

曼哈頓的一堂ESL課

這棟大樓在曼哈頓並不算高,卻容納了五所不同的公立學校,分別坐落不同的樓層。這樣的情景對於一般紐約的公立學校並非罕見,為的主要是容易掌握各個學生的狀況,也盡可能避免校園霸凌或青少年犯罪的案件發生。

這所學校名為Manhattan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我在五樓,走廊末端的那間10多坪大小的教室。這是一堂ESL,所有在這堂課的學生的目的是學習溝通、表達、與領會。我在那裡不是重操舊業,是透過表演技巧指導學生如何演講。在這,我所體會的學習氛圍與台灣高中的英語課迥然不同。學習如何正確使用英文理應是這堂課的宗旨,但是老師的企圖卻更大,透過英文表達對於人權的關懷,同時結合了這所學校多元族群融合的特色。只透過了一個簡單的句法: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我聽到的是這些來自不同世界的學生發自真心的去告訴班上其他人,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marry, to have medical care, to vote, to choose their own nationality, not to be arrested and sent back to their countries, and so on so forth。當每一個人用挾著濃厚口音的英文一字一字試著清楚的唸出,你的感動已經不是他們多努力的練習掌握英文,而是他們透過這所學校、這座城市共有的語言,去訴說他們或許曾經體會、耳聞的不公不義。他們或許不知道政治的險惡,但他們單純的訴求、對於尊重的瞭解,是一個教育者該感受到的驕傲,也絕對是在台灣的教室裡的每個成員值得借鏡的一幕。

指導這堂課的老師告訴我,曾經當她在說明gay marriage在人權運動裡扮演著多重要的角色,某些較陽剛的異性戀學生卻在課桌下喃喃竊笑同志的荒謬。沒有責罵、也沒有容忍,這位老師走向某為信仰穆斯林的學生,她說:如果有人登門拜訪並且明確的鄙視你並要求你屏棄你的信仰,你感到難受並且生氣,希望那人能夠尊重並且支持你維護自己的信仰,那麼,你就該學習如何尊重同志對於同等對待的訴求,甚而支持。這樣的教育方式,已經不是單字該背多少,如何寫好一篇高分作文,而是徹底的回歸到人本教育。

還記得那時候在高中實習,才發現其實多半教科書的內容切合人本教育,希望藉由學習語言的過程,能夠更瞭解人文、科學、社會、與思想。這激發了我想要透過英文課來把這樣的教育思想徹底傳達。流行音樂文化、環保議題、科學議題,透過英文讓學生更瞭解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可惜卻仍然得因為學生給的回饋、學校的考試壓力,這樣的教學方式終究讓英文成為另一種死的語言,僅限於書本上的文字,許多學生連開口表達、問候乃至於聽英文的能力都被無形的抹煞。在這樣的經驗裡,我是個懦夫,我並沒有堅強起來堅持我的理念,在寥寥無幾的讚許聲下。

這個星期二早晨的ESL已經不單純是一個學習的空間,而是如同布萊希特所說:theatre is not the mirror held up to reality, but the hammer with which to shape it,這是一座沒有第四道牆的的劇場,我宛如一名如癡的觀眾,深深的震撼著。

如果身為一名教育官員,不能體會借鏡的要領,那麼請您請辭讓位給更能領會的人;

如果身為一名教育工作者,不懂得適時地與社會機器抵觸,那麼你不過是名工匠;

如果身為一名學生,不明白學習的意義,那麼不如把社會資本讓給更需要的人。

3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雙門燒

不謀而合的南韓跟台灣同時發生了兩起大火,一把火燒掉了南韓超過六百年的古蹟─崇德門,另一把燒掉了台灣二十多年的雲門舞集。

無需天堂

這裡只是莽原、叢林,太多身著模樣一式的猛獸盤據、追逐,以及大量的低等昆蟲、菌類肖想進化而打轉著。天堂?連時間都無須去計較了,哪還有這等詞類生存的餘地?

© 2020 by DENNIS YUEH-YEH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