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nnis Yueh-Yeh Li

無需天堂

香港,一座後現代築構的天堂—購物、娛樂,舉凡世俗中出自於慾望、情緒使然者,皆能在此花花世界得到滿足。97後的他,容貌變精神卻未變,只是多了些擔心、焦慮的字眼等等,多害怕那樣異於眾多華人世界中的自處會被比鄰的大國洗褪去了自在,因而再多口號振聲疾呼都不夠收買煩心。經濟掛帥的旗幟飄揚著秋末的悲哀,更可悲如我奉上「效法」、「看齊」,乃至於「替代」、「超越」。報告說港人的快樂指數正如上了膠牢牢扒著恆生指數的漲跌;我人何嘗不是又因經濟指數、GDP這般艱澀的專業名詞而在臉上多抓皺了幾道紋路或漂染了幾道白髮?尤甚者,喟嘆出的氣息純屬金銀銅鐵一類元素。

看來,我們的確超越了某某,提早入了靡靡槁容的孟冬。

古人常道:「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是啊,多麼值得嘲諷的一句。多少人棄如敝屣,可內心裡奉如圭臬仍不自知,否則怎來文憑之說?早先儒家言「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言語無味」。如今更惶恐讀書三日面目可憎,言語乏味。那些讀書人誰不語股市行情、投資報酬?更可憐古人以為讀書為了成仁取義,現在則是成任取益(成高官主任,取報酬利益)。讀法、學醫、成商、為政者,幾多不是為了賺進大把大把鈔票,再投資炒股炒房,企圖富可敵國,又成王、郭等偶像或神祗供眾人膜拜效仿(怎不畏人死徒留遺產爭議天天見報,黃泉之下不得安息?)。早不見文化(文化?不是一幅300萬畢卡索的星空或一只500萬莎士比亞尤里西斯的手稿?真贗消管)一如廢屑棄擲或焚化,再用單一色調如紅、藍、綠妝點畫框、書本,誇張者可將拼湊壁紙或建築幾座城堡、世界,劃地稱王,自成品味,紙醉金迷!

多開心啊!滿足了金迷的眼色,恣意沈醉於此。多驕傲啊!受朝貢的富貴名譽,不用披上龍袍便可視民如草。多貪婪啊!養肥慾望野心,斑落了僅存的屬於「人」的最後一道氣息。何須管?他他他他他,不都成了一個樣?只要再多幾件Prada、Chanel、Gucci,又可轉化為人(或較高等的獸?!)。

好吧。時間奔跑後的足跡也不會留下任何屬於文化思維的氣息。(甚麼恩格爾法則?人才不會因此滿足富裕。)這裡只是莽原、叢林,太多身著模樣一式的猛獸盤據、追逐,以及大量的低等昆蟲、菌類肖想進化而打轉著。天堂?連時間都無須去計較了,哪還有這等詞類生存的餘地?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曼哈頓的一堂ESL課

這個星期二早晨的ESL已經不單純是一個學習的空間,而是如同布萊希特的一座沒有第四道牆的劇場,我宛如一名如癡的觀眾,深深的震撼著。

雙門燒

不謀而合的南韓跟台灣同時發生了兩起大火,一把火燒掉了南韓超過六百年的古蹟─崇德門,另一把燒掉了台灣二十多年的雲門舞集。

© 2020 by DENNIS YUEH-YEH LI